被机动车、老年代步车“霸道”自行车怎么骑着

原创 2020-07-22 01:49  阅读

  自行车道被机动车占用,老年代步车从身边呼啸而过,骑着骑着就没路了……针对近期市民反响比较强烈的自行车道问题,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发现骑行路上的烦心事儿还真不少

  “请把非机动车道还给自行车!”面对市民的呼吁,有专家表示,释放被占用的自行车道空间,是自行车路权回归的前提和根本。在一些矛盾突出路段,不妨施划内嵌式停车位,可实现机动车、自行车各行其道,互不干扰。

  上周五下午4时,记者前往三里屯路实地探访。这条南北走向的道路不宽,只有两车道,市民反映的易堵易摔倒的路段处于东直门外大街至工人体育场北路之间,西侧就是繁华的三里屯商业区。道路两侧,只有一米左右宽的自行车道,用金黄色的矮护栏与机动车道隔离开。骑行时,由于车道狭窄,基本没有并行、超车的可能。一旦前方车辆骑行缓慢,后车只能耐着性子跟在后面。因为隔离护栏歪歪扭扭,最窄的地方一米都不到,骑行时要处处留心。附近执勤的保安表示,在此骑车摔倒的情况时有发生。

  为什么要设置如此窄的非机动车道?一线交警告诉记者,用护栏隔出非机动车道实属无奈,为的是挤走该路段猖狂的违停车。由于这条路本就不宽,除去双行的机动车道就没留多少空间了。如果想把双行改成单行,也需要征求周边居民、商户的同意。

  记者了解到,为了保障慢行交通路权,本市把非机动车道最低有效通行宽度由2米提升至2.5米。然而,在具体道路施划上,仍然有不少路段非机动车道宽度未达标。

  窄了易堵易摔倒,宽了也有宽了的烦恼。在非机动车道足够宽的路段,骑行者最常要面对的问题就是机动车占道停车。记者探访时发现,在工体北侧的新东路路西,非机动车道上停了二十几辆私家车。其中一辆黑色轿车就停在划着自行车标识、明示路权的“红毯”上。此时,骑车下班回家的通勤族只能无奈地从车后绕到机动车道上。

  这些乱停车的私家车司机要么坐在车里,要么站在路边聊天,都盯着手机上的网约车叫车软件,不少人都是网约车司机,将车停在此处等活儿。还有一辆厢式货车上标注着“快狗打车”,司机也在车里坐着休息。

  好好的自行车道成了网约车的临时停车场。与白天相比,夜间机动车侵占自行车道的现象更为严重。前天晚上8时,记者沿着朝阳北路由东向西骑行,一路上障碍重重——在朝阳大悦城门前,数十辆共享单车、外卖车将自行车道彻底阻断;在地铁十里堡站外自行车道上,交管部门涂成黄色的路沿石边停放着数辆私家车;在部分路段,还有停在自行车道“睡觉”的企业班车、公交车。

  骑行爱好者郭先生向记者抱怨:“我们要的不是修多少条自行车专用路,而是把非机动车道还给自行车!”

  记者采访了十余位骑车通勤族,提起骑行路上的烦心事儿,他们无一例外地提到了与自行车混行的二轮、三轮、四轮电动车,比较常见的就是外卖车、快递车、老年代步车。“这些车比自行车速度快,体积大,谁都能开,没有门槛,闯灯、逆行都没人管!”

  记者在平安大街厂桥小学附近路段看到,非机动车道上不时有三轮或者四轮的老年代步车驶过,此路段非机动车道并不窄,但是只要有老年代步车通行,骑车人就只能小心翼翼地贴边儿。令人气愤的是,不少老年代步车还会鸣笛,催促前面速度相对较慢的骑车人“让路”。

  在路南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门诊楼前,五六辆老年代步车横七竖八地停放着,不仅占了自行车的路,还把斑马线分钟内,就有十余辆老年代步车、外卖车或者送货的电动三轮车闯灯或者逆行。

  《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已于今年6月1日起施行,其中提出:“机动车驾驶人及乘车人下车时,用远离车门一侧的手开门,转头观察车辆侧方和后方通行状况,避免妨碍他人通行。”这个开车门的正确方法,虽然已经写入条例,但是知之者甚少。记者在停车场随机采访了10位司机,没有一位能准确说出正确的开门动作,更不知已经写入条例。

  前天下午,在望京太阳宫南街,不时有私家车在路边停车,但是几乎所有的司机都是用左手直接开门,而非远离车门的右手。一辆私家车开门时,正好后方有一辆共享单车行至车门位置,骑车人猛地刹车,虽然没撞上车门,但是险些被后面驶来的电动车“追尾”。

  “从根源上解决机动车停车问题,而不是仅盯着自行车道,释放被合法和非法占用的自行车道空间,是自行车路权回归的前提和根本。”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交通规划所副所长盖春英指出,要想实现北京新总规提出的“建设步行和自行车友好城市”的发展愿景,首先应该厘清停车需求方,只保障应该保障的需求。解决停车需求,首选方案不是施划地面停车位,而是挖潜利用既有停车资源和共享停车。

  如何解决机动车停车与自行车的矛盾?盖春英给出了一些参考做法:内嵌式停车位,将原先紧邻路沿石施划的停车位进行空间上的调整,让自行车道位于最外侧并且与机动车之间进行物理隔离,内侧空间留给小汽车停车和通行,两者各行其道,互不干扰;占用机动车道施划夜间限时停车位,仅供机动车夜间停放,白天禁止停车。

  针对老年代步车等低速电动车与自行车混行等问题,北京工业大学城市交通学院院长陈艳艳建议,管理部门应该尽快出台统一的管理办法,明确四轮低速电动车的使用人群和行驶区域,如中心城区主干道就不适于低速的四轮电动车上路行驶。

  世界资源研究所中国城市项目主任刘岱宗告诉记者,与国内外其他大城市相比,北京在慢行系统建设方面有一个先天优势,即97%的城市主、次干路均设有自行车道,“如果能够保证所有自行车道连续、不被侵占,将吸引越来越多市民骑行,进一步缓解交通拥堵。”

  然而,自行车道资源丰富也带来了管理难题,大量违法停车成为骑行路上的“拦路虎”。过去,大量使用机非隔离护栏,实际上降低了管理难度,牺牲的是更包容更清朗的城市环境。刘岱宗介绍,车道隔离其实有很多类型可以选择,比如哥本哈根多用自行车道标线、彩色铺装进行隔离,纽约应用低矮的混凝土护板,西雅图、温哥华等城市灵活运用轻质绿化花箱等多种隔离方式,都可借鉴。

  北京首条自行车专用路去年正式开通。与此同时,为解决市民自行车停放难的问题,也为了缓解地铁站附近的非机动车停放压力,地铁回龙观站和龙泽站附近都设置了双层自行车架作为配套设施。在使用初期,自行车随意停放现象频发,如今,投入使用一年多了,记者注意

  西城区信建里小区北门,新树立的“信建里景观改造设计方案意见征集”宣传牌,吸引了不少居民驻足。 5月15日《给废旧自行车找条出路》报道 截图 2019年5月15日,本报刊登了《给废旧自行车找条出路》报道。针对报道中反映的信建里小区自行车棚内废

  昨天,清华大学一辆“成精的自行车”在网络爆红。在视频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这辆加装了控制仪器的自行车,在无人骑行的状态下,可以识别语音指令,或直行或转弯,可以跨越障碍,可以追踪目标,速度可快可慢。 网友们纷纷留言评论:“你已经是一辆成熟的自行车

  自行车公认为是1790年法国人西夫拉克发明的。不过,最早的自行车是木制的,外形与今天的自行车相去甚远。直到1888年,英国人邓勒普发明了充气轮胎,才真正有了现在自行车的模样。自20世纪初年,自行车传入北京,它就以能载物载人、小巧便捷等优点,

  日前,北京市首条自行车专用道——回龙观至上地自行车专用路开通,引起了市民们的一致点赞,这种绿色出行方式不仅安全、高效,有助于缓解城市交通拥堵,还能潜移默化地促进更多的人通过骑行锻炼身体,有益健康……看到这条新闻,我突然想写写自行车,写写自行

  5月22日,本报报道了龙泽地铁站外自行车挤占便道的问题,引起昌平区城管委及回龙观镇政府的高度重视,两部门立即部署人员,到现场对报道中涉及的问题进行核实整治。经查,地铁站外高架桥及桥下的围挡区域,为北京市首条自行车专用路工程施工现场,为了保证

  一位市民新电动车未锁遭盗,并被“改头换面”,海淀公安分局西北旺派出所社区民警追踪三天破案,人赃并获。嫌疑人原是3名快递员,目前已被行政拘留。 警方供图 5月12日10时,市民杨先生发现停在家门口充电桩处的电动车不见了。他想起前不久张贴在楼道

  受年初部分品牌共享单车退出市场以及日前小蓝、摩拜先后涨价的影响,不少市民重新购买了自行车以方便上下班使用,小区自行车棚里的车辆又多了起来,这也让社区自行车管理的问题再次浮现。 市委蔡奇书记提出强化物业管理的要求后,社区、物业该如何解决自行车

  2018年,北京交通高掌远跖,张力十足。市郊铁路轨道上,列车似箭飞驰的身影越来越多,“年底238公里”的开行目标即将达成;城市主干路网“织”得越来越密,柳村路三环至四环段已开工建设,将与通久路在城南地区撑起“一纵一横”;自行车也可以贴地“飞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博天堂下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博天堂下载国产数字视频光端机的特性分析
下一篇:博天堂下载经过十年的快速发展光端机的行业格